• 当前位置:五一文学网

    君清氿谢绥完整版-君清氿谢绥完本阅读

    时间:2022-11-24 22:32:23    作者:林嫔嫔    来源:yw

    小说简介:本站提供林嫔嫔大神最新作品我把残疾战神宠野了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我把残疾战神宠野了讲述的是君清氿谢绥的故事。内容简介:下马威君清氿歪靠在贵妃榻上听许太医讲谢绥的伤势。许太医是外伤的医科圣手,要不是曾受过...

    君清氿谢绥完整版-君清氿谢绥完本阅读

    第七章

    接旨

    梁芳在昭阳公主府等了快一个时辰,君清氿的马车才姗姗而至。

    参见昭阳公主。

    君清氿挥挥手示意他起来:梁公公请起,本宫刚刚在宫里有点事耽误了,让公公久等了。

    殿下您客气了,公主府富丽堂皇,奴才也是有幸才能有此一观。

    君清氿微微扯动嘴角:直接宣旨吧,时间不早了,公公也好回去复命。

    好,那奴才就宣旨了。

    梁芳轻咳一声,拿出明黄色的圣旨,一脸正色,朗声道:昭阳公主接旨。

    君清氿携公主府上下一齐跪下。

    这份圣旨很长,梁芳念了快一刻钟才念完。

    简单来说,这份圣旨传达了两个重大信息:

    第一个是谢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镇国公府抄家,其余人全部流放崖州,世世代代不得出崖州一步。

    第二个是将崖州定位昭阳公主的封地,从越州独立出来,直属昭阳公主,原有官吏衙门不变,昭阳公主掌最高军政大权,免岁贡,昭阳公主最迟于二十五日启程前往崖州驻边三年。

    昭阳接旨,谢父皇隆恩。

    君清氿顶着全场讶异的目光,面带微笑接过了圣旨:流云替本宫好好送送梁公公,本宫晚点会亲自去向父皇谢恩的。

    流风,今日本宫大喜,从现在开始直到本宫启程,昭阳公主府的流水席不断。

    流风虽然心中满是不解,但也只能应下:是。

    流翠,让碧果先在府上待着,本宫得空再传她。

    君清氿看出谢绥满腹疑问,在他开口之前抢先说:谢绥,我们去接你的家人吧。

    谢绥操纵着轮椅到君清氿的正前方,看得君清氿汗毛都要竖起来了,才缓缓吐出一个字:好。

    马车上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到,行了约莫两刻钟,君清氿才听到谢绥低沉的声音:殿下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君清氿伸手拨弄了下茶杯,面色淡然:你觉得如何?

    崖州地处天之涯海之角,偏远蛮荒,甚至可以说是久未开化,殿下这一去哪还有再回盛京的可能。谢绥的双手不自觉地握紧:是因为我,因为谢家,殿下才会跟着被陛下流放到崖州吗?

    哈哈哈哈——君清氿在谢绥凌厉目光的注视下越笑越大,笑到谢绥的脸都不禁泛起了一层红晕才慢悠悠地说:本宫可以确定地告诉你,你想多了。

    听到这话,谢绥的脸上写满了尴尬:真...真的吗?

    而且本宫很乐意去崖州。

    真...真的吗?

    两句一模一样的话,却表达了完全不一样的意思。

    君清氿朝谢绥笑笑以示安抚,喝下一口茶以后,面上又是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本宫早就厌倦这盛京的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在宁贵妃眼中,本宫始终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就算她当上了皇后,也只是个继室。本宫的存在本身就在无时无刻提醒她的身份。

    殿下中宫嫡出,这是无可更改的。

    本宫身后空无一人,岂敢、又岂能倒下。

    身份这种事,只要本宫没了,谁还记得呢?

    君清氿不想再说,阖起眼眸靠在软枕上,声音有些懒散:所以这次去崖州,去一个新地方,也算是韬光养晦吧。

    臣会一直和殿下一起的。

    君清氿好像累极了,声音又轻又软:待会见到的,才是你要在一起的。

    谢绥他抬起头,幽深的黑眸看过去,发现君清氿已经睡着了,嘴角不自知地勾起,目光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少女如云的鸦发堆在枕上,乌云托月似的拱出半张被发丝遮掩的脸庞,更显得只有巴掌大小,薄唇点朱色,肌肤白皙近乎剔透,在光线晦暗的马车内,依旧容貌精致绝伦宛若神明造物。

    谢绥想说的话被咽下去,看着君清氿的侧脸出神,一时之间,车厢里只传出淡淡的呼吸声。

    在这种气氛下,谢绥也靠着车厢睡着了。

    -

    你听说了吗?这谢家还是要被流放。

    啊,不是说陛下仁厚放他们一马了。

    刚刚宣的圣旨,听说昭阳公主也要和他们一起流放到崖州。

    盛京外城的一长巷里,人们吃完饭都或站或坐地在各自家门口闲聊着。

    你可别乱说,昭阳公主那是去自己封地,怎么能算是流放呢?

    你是傻子吗?不管是前朝还是本朝你有见过哪个公主的封地是崖州的,别说公主了,当官都没人愿意去那鸟不拉屎的地方。

    那昭阳公主怎么会去那,她不是最受陛下宠爱的公主吗?

    还不是因为谢家,那谢绥不管是不是驸马不还是进了公主府,可惜公主绝世美貌了。

    长巷最外面一个小三进的院子里,有少女在浆洗衣服。

    少女虽然穿了一件已经洗的发白的鹅黄色衣裳,但丝毫不掩容貌的娇俏灵动,她一边洗衣服一边侧头问:祖母,他们说的真的吗?我们就要流放崖州了?

    老二媳妇,去把门关上,瑛子你们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年仅六岁的谢闻渊奶声奶气地问:那太祖母,我们还能见到小叔吗?

    提到谢绥,屋子的气氛都变了,明显的沉重压抑起来。

    谢家老夫人傅氏长叹一口气,想起这个唯一的孙子,她只能强忍住不掉泪:都是命呀。

    刚刚听他们说,三哥他成驸马了。

    傅老夫人抬高声音:既没迎亲又没拜堂,算什么驸马?

    她目光锐利,看了一圈还在的谢家人:你们记住,以后谁也不能提这件事。

    是,祖母,你别生气了。谢瑛放下衣服,跑到傅氏身旁拍她的背:我也只是想三哥了。

    谢绥的母亲沈氏忍不住痛哭起来:我可怜的儿啊,不知道你的伤有没有人去看,也不知道你在昭阳公主那有没有受折辱?

    大伯母,我听闻昭阳公主性子恶劣,出宫开府以后就养了不少面首,三哥怕是...谢瑛衣服也不洗了,用湿手狠狠地擦过眼睛。

    沈氏听到这话,脸色吓得发青,哭的更大声了。

    昭阳公主,你最好对我三哥好一点,不然我做鬼...

    娘——

    谢瑛恶狠狠的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母亲打断了。

    她幽怨地抬头看过去,却看到她的母亲站在大门口,呆愣愣地说:

    昭阳公主来了。

    关键字: 我把残疾战神宠野了 林嫔嫔 君清氿谢绥

    我把残疾战神宠野了小说
    五一文学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