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五一文学网

    《暴君每晚哄我入睡》沈长念祈慎言

    时间:2022-11-24 21:31:03    作者:挥墨写意    来源:YGSC

    小说简介:本站提供挥墨写意大神最新作品暴君每晚哄我入睡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暴君每晚哄我入睡讲述的是沈长念祈慎言的故事。内容简介:沈长念身子一怔,小脸顿时冰冷。沈未央!她差点忘了还有这一出戏码!沈未央父亲是沈家部下,十年...

    《暴君每晚哄我入睡》沈长念祈慎言

    第1章

    崇德二年,春。

    陛下!秦,秦王已大军压城,您要不还是赶紧离......

    啪——!

    闭嘴!有她在,祈慎言一定不敢攻城!

    被扇了耳光的太监,不由低头,看向下面的城墙。

    城墙最中央,挂着一个女人,披着件破烂单衣,浑身上下没几块好肉,血迹斑驳,有些烂肉已经散发出浓郁的腐臭。

    寒风袭来,身子吊在那儿,女人紧闭着眼,偶尔晃荡,犹如死尸。

    半晌后,一阵轰隆声响起——

    哒!哒!哒!

    铁蹄溅起飞灰,乌压压一片,唯有那一杆黑底红字,刻着秦字的大旗在空中清晰飘荡着。

    城墙上,身着明黄色龙袍的祈辰风,不可置信地望着兵临城下的大军,冷汗簌簌落下。

    他没想到,祈慎言真这么大胆!

    眼见愈发近了,他一咬牙,抽出护卫佩剑,抵在绑着手腕的绳索上,赤目大吼:

    祈慎言!停下!朕命你停下!不然今日便是沈长念的死期!

    底下马蹄声阵阵,直逼城门。

    男人不甘,剑锋转了去处,直指沈长念满是崎岖伤痕的手臂。

    还是说,你想看,你心爱的女人被朕一块一块削成肉泥?!

    话落,锋利的剑刃转瞬割下一块血肉,混着寒风,缓缓落下。

    沈长念却仿佛感受不到痛楚,布满疤痕的眼皮掀开,眸光漠然侧目,落在祈辰风身上,轻轻笑了。

    她爱了十二年的男人,为了那皇座,正在榨取她最后一丝价值。

    但可笑的是,直到三天前,沈家满门抄斩,血流成河。

    她才明白,从前的恩爱都是祈辰风的骗局。

    爱她是假,实则是看上沈家身后兵权。

    娶她是假,实则是为了折辱祈慎言。

    桩桩件件,皆是算计!

    就连留她性命,都不过是为了算计城下的祈慎言。

    只是,这次祈辰风算错了。

    咻!

    男人搭箭拉弦一气呵成,裹挟劲风的箭矢朝祈辰风直直射了过去。

    他面容冰冷:本王,最厌恶威胁。

    上面一片慌乱,祈辰风险险避过,怒不可遏:祈慎言,你觉得朕说的话是儿戏?!

    说完,他丢下长剑,命人拿来烧红滚烫的铁水,一勺一勺地浇灌在城墙上的女人身上,很快侵蚀了肌肤。

    啊啊啊!

    沈长念痛得忍不住凄厉叫出声,铁水不断灼烧着身体,宛若炼狱。

    她疼得浑身颤抖,在空中疯狂摇摆,试图摆脱那蚀骨的铁水,撕心裂肺的痛楚逼得她恨不得就此死去!

    再不退兵,朕就将这一桶全部倒下去!

    闻言,沈长念顾不得疼,抬头看向祈辰风,竟是大笑了起来。

    你这个蠢货!这世上最恨我的,便是祈慎言。我害他成为京城笑话,害他双腿尽废,害他九死一生,拿我威胁他......

    说完她微抬眼眸,对上那双清冷如寒月的眼睛,狼狈笑问:你想我死吗?

    轮椅之上,男人一身广袖长袍,矜贵孤傲,就算风尘仆仆,也未折损其半分风姿,犹是如从前,带着高不可攀的尊贵,睥睨众生。

    如此男儿,世间少有。

    而她却眼瞎,选择了一个畜生。

    祈慎言面色依旧疏冷,没有回答,狭长深邃的眸子泛着阴郁的光。

    片刻后,男人修长如玉的手将将抬起,似乎要下达什么指令。

    然而,长指痉挛似的抖动了一下,最终缓缓放下。

    他看向,城墙上被折磨得已经不成、人样的女人,一字一顿道:你,必须死在我手里。

    言下之意,他要沈长念的命。

    祈辰风瞬间听出其中关窍,满面喜色,连忙要出声,却被一道开怀笑声打断——

    既然如此,那就下辈子吧!下辈子我任你宰割,今生......

    就用我的命,换你为大楚的王!

    话音一落,祈慎言心跳漏了一拍,心中猛地涌上不好的预感。

    他定睛一看,沈长念不知何时挣脱了绳索。

    就在女人松手的那一秒,男人薄唇抖了一下,不可置信吼道:沈长念!不准松手!不准!

    他慌乱地推着轮椅往前,想过去接住她。

    但太远了,这条路像是没有尽头一般。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具轻飘飘的身子,宛若最丑陋的蝴蝶,疯狂坠落。

    砰——!

    血花炸开,了无生息。

    沈长念倒在了血泊中。

    她望着远处,艰难地张了张嘴,口中的血却不断奔涌而出,淹没了未出之言。

    别过来了。

    慎言哥哥,对不起......

    祈慎言,这辈子,我总算对你好了一次。

    ......

    小姐!秦王你放开我家小姐!

    滚!

    痛!

    一股几欲被捏碎的疼痛传遍全身。

    沈长念皱紧了眉头。

    下一瞬,脖颈上忽地萦上一只冰冷带着薄茧的大掌,缓缓收紧,耳边同时传来男人阴冷的嗓音。

    沈长念,你好大的胆子,敢背着本王与别人私奔!

    她猛地睁开眼,蓦地对上一双嗜血的黑眸。

    祈,祈慎言?!

    男人的面孔十分年轻,眼尾有一道刀疤,并不狰狞,反添了几分狂傲。

    沈长念心口微滞,眼眶莫名一热,忍不住轻轻摸了上去。

    这道刀疤是十岁那年,她与母亲上香,遭马匪突袭,祈慎言为了护她而被砍中。

    但问题是,这道疤,早在他二十三岁时,就忽然没了。

    那她现在看到的是......

    没等沈长念琢磨明白眼前的情况,就见男人忽地推开她,深眸里满是自嘲:你果然讨厌这道疤。

    他刚掀开车帘,身子顿了顿,语气冰冷骇人:聘则为妻奔则为妾,你既不愿嫁给本王,那婚事就此作罢,从此你我各不相干,何必作私奔的把戏给本王看。

    说完,他跳下马车,冷漠离去。

    沈长念恍惚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外面又进来一人。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秦王有对您做什么,他那一张阎王脸......

    这声音,这张稚嫩的脸......

    沈长念猛地一怔,眸底涌上热泪。

    青鸟!

    陪她一同长大的青鸟!

    但青鸟是死了的,死在沈未央手中。

    难道......

    如今是何年何月?!

    青鸟微张小嘴,似乎不解自家主子为何突然问这个,但还是答道:自然是元明十七年,八月啊。

    元明十七年......

    这正是她与祈慎言定亲的那一年!

    沈长念不可置信的伸出双手,肌肤嫩白如玉,哪里有半分崎岖。

    那她这是......重生了?

    关键字: 暴君每晚哄我入睡 挥墨写意 沈长念祈慎言

    暴君每晚哄我入睡小说
    五一文学网猜你喜欢